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人妻交换  »  我的丁字裤

我的丁字裤

我是王恬竹,今天终於盼到我的婚礼了。

  「老公,我准备好了,等等就等你过来了。」低头看着手机里正民的脸,幸福的撒笑着。如今,只要过了这个时候。立刻就去领证,办婚礼。

  心里既激动,又期待。林诗思没有一天不和正民在期盼与幻想这一天。

  看着未来老公英俊的笑脸,我对他的思念,绵密无尽。

  包厢内冷气很冷,吹的我两条大腿凉飕飕的,气温下降让我想去厕所。

  想说距离很近所以衣服也没换下,批件外套就匆匆去了。

  唉,算了,反正不过几步路。

  回程的路上突然听到隔壁的房里有奇怪的声响。

  冷不防的,突然想到一个标题是:「新娘的偷情史」,吸引了我去偷窥。

  没想到越读越让我心扉震撼。

  「你不要动啦!快来做啦!没人看到,也没人在啦!」「啊……小坏蛋……怎么连裤子及内裤都脱下来了……」「来嘛……我的好老婆,你最爱的肉棒好想要你喔……」「啊…别这样,我老公快回来了…」「不会那么快回来啦。」

  「我觉得还是不好啦,乖,听话……」

  「不行,我现在就要你。」

  一个女生才停止挣扎与收起惊吓,害羞的点点头 .

  「其实我已经忍很久了,拜托!现在跟你来一次」由於手还摀住嘴所以只能发出「呜…呜…呜……」的声音 .

  那女生上半身被扒的只穿着薄薄一件短袖T恤,当然是被他毫不费力地脱了下来,纯白色的蕾丝胸罩也马上就被他解开,豪大的乳房也就弹了出来。男的一边吻着女生,双手一边揉搓这对形状完美的乳房。将他的裤子连内裤一起脱下。

  这时画面上只剩一对全裸的男女,只见男人将自己的阴茎插入女人的阴道,开始不断抽送。

  「蛙……天啊……」我紧张的摀住嘴巴。

  「唔……嗯……」那女生随着男人的抽送,发出细细的呻吟。

  「啊……」「啊…啊……啊…啊……啊……爽…啊…啊…啊…啊……」顿时我感觉我的脸如同那个肉棒一样红肿,害羞地逃回我的包厢。

  那是一场姿态优美,又极富挑逗刺激的现场秀,让我的身体一阵阵的发热,私处分泌出许多爱液,把内裤都浸湿了。

  「好激烈阿~」看得我都不好意思了。我心里暗暗这样想着。

  「算了!时间快到了,赶紧换上我的衣服了吧」特别穿上准备好的NuBra,想说给老公不一样的感受,特地也准备上专程买的黑色小丁,原本以为穿起来会不舒服,想不到材质不错,穿起来也挺优的……忍不住有点湿湿的……不知道是因为刚刚的养眼秀让我湿湿的,还是因为老公的弟弟更让我兴奋)……让我更湿……奇怪!怎一个小丁让我变兴奋,害羞。我暗自的上演起内心戏。

  终於,人生重要的场合开始了。

  我穿着艳红色短晚礼服出场,老公正民还夸赞我这件艳红色的服装把气质穿出来!肤色衬托的更白皙,浑圆的双肩微露,前胸的衣襟的设计美极了,轻巧的在颈后系了个蝴蝶结,宽敞轻薄的裙摆开高叉让我身材看起来更棒了,让我又更开心。

  从此,每当大家的目光在偷窥我时,我便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兴奋与满足。

  更想把他想看的部位,有意无意的稍微露出,好满足我的被偷窥心态和大家的偷窥欲望。

  我想老公一定欣赏我圆润挺拔的曲线,衣服与身材的线条,算是视觉的冲击,也是性感美好的象徵。此时,他就盯着未我的胸部看着呢。我一看到他的样子,就知道心里打什么主意。

  「讨厌,看哪里呢!」嘴上说着,眼神却抛了个媚眼。

  「老婆,要不,脱下来让我看一看吧。」正民哀求道。

  「那不行,回去再说吧,你也太着急了。」我脸一红。虽然今天要嫁给他了,但从小严厉的家教,我依旧有着大家闺秀的矜持。

  「哎……」他夸张的长长叹了口气,把我却是逗得咯咯直笑。

  「原来这样真的很好看呢!」我心里这样地默默满意起来!

  玩到后来我们吃完饭,大家开心的喝起酒来,没想到正民今天酒力真差,根本喝不了酒,只喝一杯,就在旁边开始东躲西藏。当有人要「乾杯」时,我只好替我婉拒,但那些死党那里肯放过他,有个男生说:「你老公就一定要喝,不喝也行,你替他喝吧。」就这样吵吵闹闹中,我替他喝了好几杯,结婚当天似乎存心要灌他到醉,一直叫他喝,连最好的朋友与伴郎也没替他挡酒。

  他喝到头脑都不清醒。到后来竟然说:「别小看我,我还能喝,我一点也没醉……」我就知道他醉了,居然还在逞强。

  一路撑到散场我和他远到的学长等到计程车来的时候,一样昏昏沉沉,等到计程车来到时,已经昏昏欲睡了,是学长把正民推上计程车的。

  这样一路折腾下来也将近午夜了,正民送上床之后,跟大家道别之后,我似乎也醉意未退,眼睛非常疲倦,默默地的不知何时睡着在沙发上。

  突然老公醒了,走到客厅来扶我并轻轻地抚摸着我。

  「不要,我累了,不要啦。」我无法思考,闪着身子。

  我看着正民通红的面容。但是我大脑一片空白,想要反抗,身体却不听使唤。

  忽然间,他双手迅速扯下了我礼服的肩带。一下子,我的胸罩与乳房,隐约暴露在暗光下。

  「……不行!」我轻叫一声,扭动着身子,这怎么行?

  老公没有给我反抗的机会,摸着大腿与臀部,立刻把玩开来。我一声呻吟,抗拒的力量完全消失。老公火热的吐息喷在自己耳垂上,我感觉软软地靠在沙发上,娇柔地呻吟着。只能眼睁睁看着他视奸我,在老公的玩弄下,羞涩地展现出娇艳的鲜红。

  「啊……恩……啊……你……太坏了……」我挣扎的扭动,已经是在迎合老公的动作。文民火热的眼神与手指在臀沟上上下下滑动。光是喘着气,屁股摆动着,就已经感觉下面完全湿透了。

  「阿……不行!」我无力的挣扎着。

  正民缓慢的拉开侧边拉炼,轻轻掀开胸罩,双手探索我的奶子,一只手放在腰侧,另一只轻托乳房,再将我的小腿倚在椅面、另一枝腿翘挂在沙发手把上,眨眼间成了淫浪的姿势!我持续细声的呻吟着,正民一手忙着掀开艳红的礼服,一手推开滑嫩的大腿,细细打量我的薄纱蕾丝丁字裤,看得他猛咽口水。

  「好美!」正民眼睛睁的超大。

  那黑色蕾丝细目隐约透出我的白肤;往下延伸的亮黑细带则精准的裹住秘密花园,两旁微微的陷入,更将饱满的阴户显现无遗,绉褶处微湿着透出水光;老公把我往上半掀开礼服,薄薄的蕾丝黑纱仅能包覆乳头,桃红的乳晕像是在引诱猛男般微微露出,老公忍不住低头埋进我的跨下,品着我的穴缝;还把手指轻易拨开我的唇,感觉连周围与洞口湿透了,里面的汁液好不沿着指头还淌下两三滴到我的腿上。

  「阿……不行!不可以在这里」我本能意会到不可以在客厅这样害羞。

  老公没有让她休息,立刻凑了过去,手指玩弄了阴户。我不禁发出了舒爽的呻吟。老公用力顶住阴唇,从下往上,中指顺着玉洞缓缓滑入,湿黏温暖的触感迅速包覆他的手指,开始轻柔的抽送,同时拇指压柔软渐显露的阴核,加以轻巧温柔的骚弄,在阴蒂处停留,灵巧地挑逗了一会。

  我默许下体传来的喜悦,软肉开始对手指反应,再次带出的是阵阵的浪水,逐渐充血涨红的玉缝烧起无名的欲火,同时老公又一点一点进攻我的屁股,拇指捻揉着完全勃起的阴核,灵活的手腕活动,我闭上眼睛轻颤着,喉中偶而发出长长一声轻叹。

  「啊!!!!!啊……恩……啊……」

  当他发现我已经湿了,变的更兴奋,手指在我阴唇上来回磨擦,并不时去触摸阴核。顿时一股电流直通脑门,不禁全身酸软,只能闭着眼睛不断轻喘。下手不轻不重,弄得我淫水不断流出。生理上感到很享受,但在我不断为自己找理由,羞辱感也减低不少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,别……别……这样,我受不了了……啊……」我已经语无伦次,声音细若蚕丝,是一种迷离中的呻吟,任何男人听了,都会更加性趣勃发,更加乐此不疲。

  红着脸说:「不要!」

  他用力的将我搂住,吻我的粉颊,轻咬我的耳垂……我依然说着:「不要……」「啊……」我没忍住又呻吟了一下。老公继续往上,直全身毫毛都立起来的感觉。不知道何时开始边揉弄我的胸部,边亲吻我的背部,渐伴随着手的节奏开始喘息。「嗯……」又哼了一声,水流了很多,手指动一动就能听到水声了。

  正民再也控制不住了,擡起我的屁股,把内裤和丝袜顺着一起扯了下来。

  掰开双腿,对准位置就狠狠的插了进去,如同烙铁穿奶油般一寸寸毫不留情插入到底;。紧接着阴茎往前一送,两人同时发出了长长的呻吟。

  始料不及,被这样的动作弄得淫叫了一声,大肉棒在紧窄的腔壁里面翻云覆雨。

  「哦……啊……恩……啊……」被老公吻住嘴唇,连声音都发不清楚。

  「喔……好……好痛快……我美死了……好舒服……哼……」正民伸出手指让我吃,他擎起大鸡巴往我的小穴挺刺,感绝拉开阴户迎合他的插入,每一次的撞击都拍出声音,乳房一前一后晃淫水泛滥到湿溽我的的下体与他阴囊。

  爽快得酥麻麻,缠绵的叫道:「啊……啊啊……好老公……喔……天啊……你插得我飞起来了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……我痒死了……唉啊……我快忍不住……要丢出来了……」插穴的「滋滋」声以及激越浪叫声中充满客厅。

  忍不住泄了一次,双手无力往后撑在地毯上。

  老公顺势打开双脚坐下来,扶着我翻面,屁股就顺势坐在他的大腿上,抱住正民的头埋入我的两乳中间,半蹲半坐两脚跨在他的身上,仰头享受不同的快感。

  老公抱住我的屁股,积极主动摇摆腰部并作上下运动。

  「好哥哥……呕……嗯……你可把我插酥了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喔……好美的大鸡巴……你叫我舒服死了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正民双手旋转我的屁股,新鲜的刺激再度带她进入高潮。

  老公阴茎的尺寸带来的冲击,与那硕大的龟头,残忍地把我阴道撑开。

  粗壮的肉棒摩擦着每一寸媚肉,深入再深入,直捣了子宫口最敏感的部位。

  我完全沈醉了,开始慢慢夹紧,收缩,让肉欲的结合更加紧密。

  「啊……别……别这样……会被看到……啊……」我开始胡言乱语。

  扑扑,砰砰,肉体的撞击声,滋滋,啧啧,喷涌的淫水四溅。老公打桩机一般的动作,不知道多少白色的汁液喷了出来,全身抽搐般的抖动。

  我不断高潮了,从未有过的高潮,随着老公不间断的抽弄,一波波强烈的袭来。太厉害了,我的意识都模糊了。

  酒醉未退的我,软软的靠在正民身上喘息,老公的阳具硬硬的插在我的穴中颤动,下体尽是淫水,慵懒淫荡的新娘缓缓睁开星目、口中含糊的说:

  「老公……人家以后每天都这样会受不了……」「好老公,你今天变了个人似的,插得人家好爽,好爽!!…」「疑!!诶???……」瞬间和他四目相接……我不禁满脸惊慌失措,一句没有讲完的淫语吞了下去,急於急着挣脱,但我仍虚弱着,他紧抱不放,我紧张地双手搥打他的背,却分毫不能离开紧箍住的身体。

  「不行!」

  「不行!不行!不行!」

  巨大阴茎仍插在肉洞的实在感并未因矛盾减退,由於下体的挣紮更让快感如涟漪四处扩散,挣紮的摩擦又让骚水泊泊向下涎流;我紧张得大叫:「学长!诶???……放过我吧!我们不能再错下去……」「不行!」「不可以在这里!」我担心的乱喊。

  学长故意说:「你刚找我可不是这样的,还说只要弄的爽,怎么玩都可以?

  全是酒后的胡言乱语吗?」

  顿时失去自尊的羞辱感让我不晓得该怎么办?后悔刚刚的投入,想到投入就想到刚才被插入的舒爽是前所未有的,可是学长怎么会这样插我?

  哎呀!怪自己喝多了。

  「学长,请你放过我……」

  渗杂着矛盾的情绪,我万万想不到下体含住的并不是老公的鸡巴,快感一直没有停止的从紧紧插入的鸡巴传出,这样挣扎的结果,反而让插在穴中的坚挺鸡巴持续坚硬。

  我惊厄的叫道:「学长,请你放过我……」持续的哀求着。

  学长不带表情的说:「刚才的你可不是这样说的喔……」我根本羞惭得抬不起头来。

  「身体的你可是诚实的喔……」

  「要我放过你可以,只要把你刚才淫叫的话再说一次我就放过你……」嘴巴上边说,学长的肉棒可一点点都没有停止,身体的自然反应让我懊恼,心里存在一丝丝希望,羞赧的说:

  「好!我说,那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嗯……你要……你要放过我……喔……学长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……啊……你坏人……啊……」学长还是劲儿插我的小穴说:「你讲的和刚才不太一样……」我喘嘘嘘的叫声连连哪里有办法思考:「唔……那儿……那儿有甚么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不一样……学长……嗯……插我……啊……用力……啊啊……我美死了……啊……学长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矛盾的我本来万般不愿开始浪叫,怎奈淫欲让自己自然发出淫啼,为了掩饰自己因为爽快而浪叫,装成答应学长的要胁。

  学长轻轻抖动肉棒,我实在忍不住马上敏感的娇喘连连。

  「这样吧!只要能让我尽情爽一回,今晚的事我们就完全忘记,如何」矛盾的我也只能进退两难,但一次是错,两三次也是错,春心早已动摇,只是不知该如何找台阶下;学长故意把大肉棒拉出八成,我居然下意识把下体迎上去,这动作又带出一大滩淫水,不由得的看着巨大阳具插在细窄洞口淫靡的景象;学长意淫笑着:「还骗我?我看你还不够爽呢!」我仰着头不好意思面对学长,学长又故意把鸡巴拔到几近拔出,我又下意识用下体紧密的压低不想要他拔出,我低下头来,学长要我好好看着大鸡巴插入自己浪穴的淫秽景象。

  「好害羞,为甚么会……」

  「不可以!」

  我能感受到蜜穴里面的淫水越来越多,抽插越来越顺畅,现在却开始像是真的在交欢着一样。

  学长说:「你刚刚叫的不符合标准,是不是很想被插,故意叫错?看你的小穴爽得一点也不肯离开我的鸡巴……」「不可以在这里!」「不行!老公在里面……」在陶醉在性交快感中的我终於软化下来,又羞惭又爽快的说:「嗯……学长……啊……啊……你……就不要再羞我了……你真的插我……插我……啊……插得很爽……啊……我都……啊……依你就是…」学长得意的吻着她的胸,由於坐姿的关系,鸡巴只能作小幅度抽插,但是被鸡巴根处顶住阴核的我,我的淫水直淌爽声不断。

  「……可是……」在他淫荡攻击下,我呼吸喘急,语不成声。

  学长似乎不愿放过这样的机会,略微分开身体,让我持续看到插入自己被牠的肉棒羞辱,缓缓的一进一出,自己花瓣上的嫩肉随着翻进翻出。

  肉棒用力再度插入我的肉体内,那种奸淫的美感我忍不住,圆大的龟头一马当先,直没入肉洞半截,过度的充实感令我淫『噢』一声,阳具入穴后把两片滑湿的阴唇撑得内翻,令淫痒的肉穴不住吸吮着坚硬的阳具。

  学长说:「今晚餐桌上你不是急於展示你的胴体吗?」我非常委屈猛摇头。

  「不行……」

  「在你睡倒时大剌剌分开你的淫穴却无动於衷,想必你常常做这动作?」学长边说边抽送,即使不愿承认当下的淫荡,但是被干住的美穴却又分泌更多的淫水。

  「不行……」

  身体的反应让我实在没办法多想,身体每个敏感的点都被触摸着,被弄得很快又达到了顶点,浪泄出更多的阴精。臀部不停往后抖动,模样一定淫荡不堪,嘴巴深处呵呵出声。

  「呜…呜…嗯…」

  我拼命忍住,压抑自己的声音在快乐的肉体激情之中。

  皱着眉头,屏着呼吸,好久才发出一声较大的呻吟:「啊~~~~」「啊……快喘不过气了…啊…啊……好爽…啊…不行了…啊……吸不到气…啊……不要了…啊……太刺激了…啊…啊…不要了…要死了……」我像是一条离开水面的鱼,张着小嘴,死命的呼吸。

  「啊…啊……好舒服…要死了…啊……天…啊…爽…啊……」我没命似的浪叫,淫水不停的溢出。

  啊啊…啊……啊啊啊……啊啊……「我已接近嘶喊,完全说不出话来,那快速抽差带来的快感,像是万箭齐发般的冲击我每一个毛细孔,」啊……停…啊…不…不…不…行…啊……死…死了…啊……天…啊…啊…饶…饶…命…啊……「对今天特别敏感的我,这快感实在太强烈了,强到心脏都快负荷不了,只好乖乖讨饶。

  我只好放弃抵抗,任由学长抽插,学长用尽最后一分力量,干到整个瘫软无力的躺下来,双腿分开无力阖上,她又泄身两次,地毯上湿润一大片。

  学长慢慢的从穴里抽出阳具,直到仅剩龟头在里面。然后我再次用力快速的插进去,一直插到花心!

  「啊…嗯…」此时才会难忍的哼出很大声音来。

  「啊……啊……插…插了…啊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我反抗无效,心里也明白,今天是逃不掉了。屁股还不自主的摆动,在迎合学长的鸡巴,白痴也知道我已经软化了。於是学长紧紧抓着我的腰,先将鸡巴用力一抽,留个龟头在洞口,再狠狠地一插,直抵花心,强烈快感直冲脑门,让我差点昏死过去。

  如此连续几下后,瞬间加快速度,在我湿润的阴道疯狂进出。一转眼又插了六、七百下,干的我淫声浪语,纷纷出笼。

  「啊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啊……慢…慢一点…啊……啊啊…啊……」原来学长性能力十分惊人,插起穴来像是个打桩机一样,速度丝毫不会变慢。

  而且他有异乎常人的持久力,也懂得利用技巧,如何让鸡巴插的最深,如何以各种角度去让获得最大快感。

  「啊…啊……啊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啊……」

  像机关枪一般,小腹撞的我浑圆细嫩的屁股「啪啪」作响,奶子随着抽送前后激烈摇晃,我不知流了多少淫水,只依稀听见每一下抽送,都会发出「噗嗤噗嗤」的水声,没多久,我的阴精再次狂泄而出。

  我耗尽体力且酒醉未散,虽然被插着,不知何时昏睡过去。

  这个清晨窗棂上有鸟儿吵吵闹闹,天已亮。

  天啊!!学长还趴在她身上睡着,就让鸡巴留在我体内……惊醒来,裸露身体张大双腿瘫在地毯上,我不敢稍动,压着我的男人犹仍睡着,男根虽然萎软,但却不是全然气消,龟头还留在自己的穴中,经过休息后头不再痛,静静回味昨晚自己被奸淫时,自己放浪的表现,羞惭得红透脸颊,身上的男人竟然把自己搞得欲仙欲死,这种被奸污经验是不曾有过的。

  学长慢慢醒过来和我面对面,我们两个都不好意思的转头,清晨醒来男人的生理反应让鸡巴涨大,留在湿热的美穴中舒服死了,我娇羞带笑看着他道:「昨晚欺负人家还不满足?现在又来?」学长有些忐忑不安紧憋的心突然松懈,看起来有点后悔冲动,铸成大错,佯装不懂,我说:「哪儿有?这是男人正常的生理反应而已。」居然趁着含着鸡巴的穴汨汨出水,学长又不客气的顶插,根根见底,直插让直达深处。粗大的龟头慢慢地撑开我紧嫩的洞,当龟头没入嫩壁的一刹那。

  学长紧抓着我的肩往前一挺,大肉棒凶猛地捣进了阴道,直抵我的花心。

  随着活塞运动,交合处发出「啵滋!啵滋!」的声响,和着我「嗯……嗯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的呻吟。

  忽然从主卧室传出马桶冲水声……我和学长煞时停止了动作,不管淫水直流,迅速的翻身起来。

  我原本只掀起的红色洋装,站起来后望下放,遮蔽好深怕被发现。

  老公瞬间开门而出。我装着嗲声嗲气说:「老公!这么早起来?不多睡一会?」正民满脸疲惫,边打哈欠边说:「我被肚子痛醒过来,看不到你才出来找,既然你这么说,那我再去睡喔?」学长默默到沙发上坐下来,正民也在对面坐下来,并吩咐我泡茶。对於学长瞬间穿裤子的技巧,让我感到佩服。

  脑袋有点空白,只是下意识与老公、学长有一句没一句的乱聊。

  不过下体的毛乱着,水也还湿润着,真的无心好好关心老公是否肚子疼还是在聊些甚么。

  只喝完两泡茶,正民肚子又闹痛,直奔厕所,学长和我有默契的跟到一旁关切问候。

  卧房浴室门边的学长似乎早受不了刺激,大胆拉下拉炼腾出鸡巴,掀开我的裙子,从背后突击,我大吃一惊!感觉到学长龟头蠢蠢欲动,拉下内裤,将膨胀得变形的肉棒,顶在雪白的屁股上。从后边,我正滴着淫液的秘洞暴露在他淫光四射的欲眼下。分开大腿,摆明了要让我更容易出入。

  学长淫贱又泰然自若地将龟头顶在洞口,按住我的屁股,深吸一口气,慢慢向前挺进。但不敢叫出声,我趴在床沿任他插入,一种偷偷摸摸的刺激让我又紧张又兴奋,未乾涸的淫水润滑下简单轻易插入穴中,已经尽量小心了,还是发出交合声音,就隔着一个浴室的门墙,爽快得几乎融化,忘情又惦挂的被干插。

  不敢叫出声音的我,闭口闷哼……不时的大口长嘘。

  「…哼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哼…哼…」

  一来一回都微微拉扯着肉壁,这是从没有给予过的充实感和满足感。

  当他的肉棒在淫穴内一进一出之间,同时也会溢出更多的淫水;互相摩擦的耻毛,宛如火上加油,让我俩的情欲更加高涨。插穴的「啾啾」声,令房间充斥着淫欲的味道。

  短短时间内,我又再度高潮了。高潮后的我,满脸红潮小嘴微张,雪白的胸部上下起伏着,学长接着举起我两腿,一面亲吻我的脚指缝,一面徐徐的抽送着我的小穴。

  「唔…唔…嗯…唔…啊…唔…唔…啊…啊……」我大力的喘气,放浪的呻吟,一阵阵快感流窜全身。

  我们激烈的动作,使到五尺大床,摇动得很厉害,极度的快感,使到大量的淫液涌出来,「吱吱,吱吱」的抽插淫声,急促的喘气声,荡人的呻吟声,房内充满淫荡,色欲昀气氛。

  润滑后的阴茎粗得青筋纠结,肉茎前的龟头在已流出透明滑液的膣口涂抹,淫湿的蜜口流出的滑液,已经把阴道润滑得足以容纳粗长的男茎咨意进出。

  他每一下撞击,都令我异常兴奋,淫水更加速流出,他看到我如此陶醉的表情,不只增加力度,更加速抽插。

  我浑身又热又痒,像千万只蚂蚁在爬,顾不得自尊心,转头开始哀求。

  学长像只出闸猛虎,疯狂的抽插,弄的水花死四溅。学长双手抓着我的奶子,快马加鞭的一阵猛插,干的我乱七八遭。

  这样既紧张又刺激的性交,快速磨擦下体,学长忍不住就射了发射大量的精液,浑浊滚烫的精液全射入她的小穴,我的小穴不停的抽搐,我仍前后猛摇屁股。

  利用学长泄完却还膨胀的鸡巴磨擦小穴,贪婪得想要回味在回味。

  学长拔出鸡巴时一起带出许多透明黏液,老公冲水了,快速抽取几张卫生纸摀住下体,学长急往垃圾筒一扔!!

  接着故事就结束了,但是我的T字裤呢????

  字节数:17879

  【完】